10位新闻工作者讲述新闻背后的感人故事

2019-11-11 15:37:35 围观 : 118次 来源 : www.jxbangyang.com 作者 : 榜样网

       今天,让我们放缓忙碌的脚步,回头看看跨越的千山万水,经历的韶华变迁,重温激励我们前行的初心和使命,展望充满希望的明天……

       常德日报特推出记者节专版,把镜头对准自己,让新闻工作者讲述新闻背后的感人故事。这里有深耕新闻30年的高级记者、资深新闻人汪肯堂、刘雅玲、胡南;有坚守晚班20多年的时事编辑;有在采访一线磨砺成长的优秀青年记者;有在抗击暴雨直播现场,被水浪掀翻后爬起来接着拍的新媒体主力军。重读他们一篇篇闪烁着时代光彩、仍有情感余温的新闻作品,令人心潮澎湃;重温一个个历经艰辛、追求精品的创作故事,让人久久回味。

      站立于新时代,我们无论在路上,还是在现场、在台前、在幕后,都将秉承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坚持正确舆论导向,高度重视传播手段建设和创新,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做党的政策主张的传播者、时代风云的记录者、社会进步的推动者、公平正义的守望者。

 

10位新闻工作者讲述新闻背后的感人故事

大美常德航拍图。记者 刘颂 摄

 

那岁月,不只因为怀念而美好

汪肯堂

    若现在有人问我曾经的职业,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对方:“我曾经是新闻工作者。”而不会说是当今时尚的“媒体人”。并非我“花岗岩”,不接受新事物,我只是觉得新闻一词准确些,而媒体太过宽泛。

    我是1991年加入新闻队伍的,选择了复刊不久的常德日报社。

    很幸运,在我二十多年的新闻生涯里,我见证了我国新闻事业波澜壮阔的发展和前所未有的大变局。当时的报社还借住在市彩印厂的几间办公室里,当然,印刷也交给了彩印厂。报纸当然是黑白的,只是在喜庆的节日报纸报头或标题套个红什么的。当时的印刷还是铅印。铅印的排版可比现在麻烦多了。首先,美术编辑根据文字编辑组好的稿件在版样纸上规划好版面,然后交给厂里的工人拣字拼版。工人一手端托盘,然后在铸好的字模架上一个一个去寻找相应的字来拼成文章。那字模又小,又是反字,很不好找。有时候,或是文字编辑数错了字,或是美术编辑算错了数就会多几个、十几个字排不下,这就要删字。我的第一份工作中就有这个职能,负责删字。当然,所删的字不能妨碍意思的表达。我们称之为挤水分。美术编辑经常开玩笑说我,“没有你不能删的文章”。那么,少了字又该怎么办呢?我就要美术编辑画个插图什么的来补上那个小洞。因为这份职责,我和美术编辑都要看到第一份报样后才下班。那时候没加班的概念,更没有加班补助,人没有累的感觉,更没有怨言,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每一份报纸出来都能给自己带来惊喜。

    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1992年下半年,我们就搬进了自己的院子。这不是一般的搬个家,报社一下子有了自己单独的院落,有了新办公楼,更主要的是有了自己的印刷厂。这个印刷厂可不一般,排版是激光照排,印刷是轮转胶印。这时,换个版式、字体变个大小、换个字体等都是很简单的事了。印刷起来也很快,几万份报纸两个小时就印完了。在排版印刷上的这一进步,在行业内我们称之为告别了铅与火,其实质是终结了我们引以为骄傲的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术。

    这个时候记者们还是手写稿,我的工作则是在总编室看稿、审稿、修改稿。在我的办公桌上有一样东西是不可少的,那就是一瓶红墨水和一支毛笔,用它来涂改稿件清晰可辨又效率高。此时我也偶闻一些发达地区已要求记者人人会电脑,记者交上来的都是打印稿,我想那看起来就轻松多了。我想那一天迟早也会来到我的身边。

    这个时期的报业有如春笋,能听到拔节的声音。大城市、发达地区常有惊人的消息,常德这样的内陆三线城市也会让你感触到它发展的强劲节奏。《常德日报》1989年复刊时是四开周二的小报,接着就是周四报、日报,到1995年就改成了对开日报。到2000年又增加了一份《常德晚报》。营业收入也从开始的一年几十万元,到新千年上了千万元。这个时期有两个热词——发展、新闻。报业的发展并没有放弃新闻内容这一块,两者相互依存。

    2005年,常德日报社又要搬迁新的院子了。这次搬迁也不只是院子面积大了,办公用房多了,也还有两项报业上标志性的进步。一是报纸实行真正的彩色印刷,而不是只套个色;二是采编流程要全部实行网络化,也就是记者编辑们要告别我们祖祖辈辈用了上千年的纸和笔。当时个别年纪大一点的同事还有一点点抵触情绪,五笔输入担心难记,学不会,拼音输入普通话又不标准。可当他们硬着头皮学会了之后,谁也离不开电脑了,也不想回到纸和笔的时代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