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不如石子

2019-11-08 10:17:56 围观 : 110次 来源 : 未知 作者 : 榜样网

  

离兰溪城五里有个村庄叫徐尚源,大清宣统年间有个叫徐智的人,头脑活络,别看平时不声不响,但人聪明着呢,绰号肚里容。赚钱也很有些本事,由于离城较近,平时以种菜为生,农闲时外出做做生意,至于家里有多少财产谁都不晓得。

  

徐智生得三个儿子,娶得三房儿媳妇,造得六间大瓦房,人生大事眼看办的差不多了,此时已年近花甲,老婆撒手西寰,分家后,孤独的老人住在两间破旧的老屋里,冬天不挡风,雨天不挡水。更要命的是年纪大了,手脚也不方便了,有时嫌烧吃麻烦,就只好饱一餐饥一餐的,实在没办法。三个儿子是不理不睬的,随父亲自生自灭。徐智心想:我年轻时在村里也算得上响当当的人物,如今三个儿子不孝落到这般田地,太窝囊了!不对,我得好好想办法让孩子们孝顺,也好让自己有个美满的晚年,不然枉为肚里容的名号。

  

一日,徐智郑重其事地把三个儿子叫到老屋,亲手做了鸡鸭鱼肉的一大桌子菜,酒过三巡,开言道:我这辈子省吃俭用,除造了新房,给你们娶了媳妇,还剩下不少的钱,我原想等差不多咽气的时候告诉你们,但我思虑再三以为还是早日与你们言明为好,这样万一我发生不测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说完,吩咐老大老小二人到卧室中抬来樟木箱子,徐智扬了扬手中的钥匙,把它慎重地挂在腰带上。父亲接着说:所有的钱都在这箱子里,谁愿服侍父亲到过辈(去世),这箱财宝就归谁了。三个儿子各怀鬼胎,心想介大一直箱子,而且又十分沉重,落地时发出的哗啦,哗啦声响,看来里面的油水不少。

  

大儿子首先表态:我是家中的长子,赡养父母理所当然应有我来负责。小儿子心想,大哥真不要脸,平时看见父亲似仇人,他媳妇更缺德,喊公公为老不死,如今见钱眼开,黄鼠狼给鸡拜年来了。于是说:大哥的‘心肠好’人人知道,可大嫂万一不愿意呢。我看还是有我家来赡养比较合适,父亲平时也最喜欢我了。老二听罢嗤之以鼻,二个龟儿子真是猪鼻子插葱—装象,还不是半斤八两。老二接口道:大哥家太忙照顾不好老爹,老三家媳妇太年轻没经验,不如由我家来赡养。听老二如此说话,老大老小直摇头,你老二什么德性我们还不清楚,要不是今日父亲喊你有重大事情相告,恐怕二个月也不会踏进父亲的家门,还好意思说,脸皮真厚!

  

父亲见大家争着赡养,心里十分宽慰,说:既然大家都有孝心,我看这样吧,就轮流到各家吃住,一月一轮换,我百年(去世)后,财宝三人三一三十一平分吧!三个儿子听父亲发话如得了圣旨,喏喏称是。从此,各家的媳妇大献殷勤,每户人家把猪肉炖的比豆腐还嫩,这家汤圆包子,那家面条馒头,每天变着花样做菜给老父亲吃,吃完了还要奉茶捶背,老人的生活过得比神仙还逍遥。

  

就这样潇洒的日子过了十来年,徐智一日病倒不起,不足月余,呜呼哀哉走了。三兄弟装模作样哭了一会,便迫不及待提出分银子,到得老爹的房里抬来樟木箱子,老大又从父亲尚未凉透的尸身上解下父亲平时一刻不离身的钥匙,大家准备开箱分宝。三家人个个眼睛睁得比牛眼还大,生怕即将到手的钱财稍纵即逝,大哥开钥匙的手在颤抖,太激动了!人家是十年寒窗功成名就,我是十年修炼今日里终成正果啊!

  

樟木箱子的钥匙终于打开,大哥深吸一口气缓解一下激动的情绪,双手放在箱子盖的两端,慢慢的一点点往上抬,众人的脖子也像被一根无形的线提溜着,双眼冒着贪婪的火焰齐刷刷地望着箱子,大家的头挤到了一块。哗!的一声响,令人激动,令人紧张的箱子盖终于完美的打开。瞬间,众人如被什么武林高手点了穴道,个个呆若木鸡,面面相觑,有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用力用手揉揉眼,生怕自己看错了。原来沉沉的箱子里装的是河卵石,难怪抬箱子时里面哗啦,哗啦的响声活像银元铜钱的碰撞声。三兄弟不死心哪,以为父亲在给儿子们开玩笑,宝贝也许在下面。三人七手八脚飞快地搬出石头,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只见箱底有一花花绿绿的纸条,大哥眼疾手快,手到擒来一把揣在手中。是藏宝图?不,是银票!老二老三急切道。老大小心翼翼地慢慢的一点点打开,生怕煮熟的鸭子又飞了。随着纸条的慢慢展开,老大的脸色像被抽了血,随之变得铁青。老二老三迫不及待,一个劲的催,父亲到底留的是什么?老大再也支撑不住了,像泄了气的皮球瘫倒在地,纸条也随之飘落,老二忙捡起情不自禁念出声来,儿子不如石子!

  

三家人嚎啕大哭起来。哭什么,只有天晓得!

  

儿子不如石子

上一篇:羊群里的驴 下一篇:谁是冤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