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2020-02-01 02:18:24 围观 : 53次 来源 : www.jxbangyang.com 作者 : 榜样网

  近日,有消费者在聚投诉平台上发起了一条这样的投诉,投诉内容称抖音通过主播打赏、游戏过关等方式,不断诱惑未成年人高额充值购买抖音币,金额从6元到1000元不等,短短几天,自家孩子就已累计充值购币2400多元,请聚投诉平台协助,要求抖音退回充值金额。

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抖音诱导孩子为主播打赏的事例早已屡见不鲜,像这位家长的诉求也并不在少数。就在前几天,福州长乐陈先生带着自己9岁的女儿和年迈的母亲一同来到海都大厦,向记者反映了自己和孩子的经历,希望通过媒体途径推动问题解决。原来,陈先生的女儿小陈爱好玩“第五人格”游戏,并在抖音上迷上了好几个游戏主播,在主播左一句“希望希望我可爱的妹妹永远快乐开心”、又一句“祝福我的妹妹越来越漂亮”的花言巧语下,小陈竟背着家长花费了大量现金充值游戏币,用以购买虚拟礼物打赏主播,仅两个多月时间,就刷掉了奶奶银行卡里的8万元钱。

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除此之外,在上海、大连等地也多次出现类似情形。上海康先生的9岁儿子在外出家庭聚餐期间,以“听歌”为由借用家长的手机打发时间,仅3小时便为游戏主播打赏了57000元;大连潘大姐原本乖巧懂事的女儿奇奇,在去年12月时偶然关注到一位男主播,并被他的风趣幽默吸引,于是有了花钱买礼物打赏的冲动,将外出打工父亲给自己的1万元生活费悉数花尽,只为换取主播直播时收到礼物的那一句“很开心”。

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这些年龄尚小、缺乏正确消费观念的孩子,对于电子充值和打赏自是没有概念,轻而易举便能成为主播、网红们的“金主”,尤其对一些素质不高、唯利是图的主播来说,未成年人简直是用来忽悠的最佳对象。虽然根据我国《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规定,未成年人在未经父母同意许可的情况下所进行的消费,平台应该予以退款,但是,追款的过程却并不容易,不仅需要提供支付账户实名截图、抖音内充值截图、绑定银行卡的支出流水凭证等一系列信息,还要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先前的消费行为是由孩子未经允许所为,放在法律层面来说,追偿的过程中的举证难度相当大。因此很多家长只能通过投诉、媒体报道等途径寻求帮助。

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金钱的损失固然让家长们气愤,但抖音上各种网红、主播所散发的过度娱乐化的风气,对孩子价值观产生的影响则更应让人焦心。新华网曾发布《95后的谜之就业观,你看懂了吗?》调查数据图,其中有一组数据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图中显示,有一半的95后将主播或网红作为自己最向往的职业。随着青少年群体在抖音用户中比重扩大,当网红的意愿也愈发扩散迅速,不少孩子在接受采访中表示,想当网红是因为这个新兴职业的工作内容相比很多传统行业显得十分轻松简单,吃个饭睡个觉有人打赏,化个妆都能赚得盆满钵满。

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在这种观念的驱动下,许多孩子也真真切切开始付诸了实践,有的孩子开始学着抖音上的主播,化起了妆、穿起了暴露的服饰,对着镜头矫揉造作博取关注;有的沉浸于抖音上火热视频的模仿,在练习各种手指舞、海草舞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对本应专注的课程上丧失兴趣;还有的甚至人伦观念渐趋模糊,连母亲去世这样的悲痛之事,都能拿来作为“求赞”的材料。

打赏网红还要成为网红?这届孩子被抖音祸害得不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