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我結不了婚》:有煙火氣的小清新

2020-07-29 16:22:48 围观 : 79次 来源 : www.jxbangyang.com 作者 : 榜样网

《誰說我結不了婚》:有煙火氣的小清新

  何念執導,潘粵明、童瑤、陳數領銜主演,袁文康、許芳銥、李燊、董又霖、王陽、林佑威等加盟的都市情感劇《誰說我結不了婚》自在CCTV-8播出后,取得了口碑和熱度正向反饋。

  除了聚焦適齡單身女青年面對職場與感情的現實挑戰,劇集人物形象鮮明,快節奏輕喜劇的治愈基調,金句迭出的劇本研磨,以及戲劇化表象下對當下都市女性群體的真實反映,都成為《誰說我結不了婚》引發觀眾共情的優勢所在。

  嘗試不完美人設 不避諱焦慮與現實困境

  《誰說我結不了婚》的強“生活還原感”幫助劇集搭建了與觀眾之間的溝通橋梁,金牌編劇程璐、律所一姐田蕾和美容院老板丁詩雅絕非所謂“大女主”,她們作為事業成功的女性,看上去似乎與“精英”人設沾邊,但其實都或多或少有性格上的缺陷和矛盾點,而劇集也並未美化這一點。

  比如程璐能夠堅持原則,但在處理職場關系中卻相對自我﹔田蕾執著於拼事業,但在追逐輸贏的過程中亦忽略了生活的小美好﹔丁詩雅於事業上清醒,卻被長期禁錮在他人營造的愛情幻想中不願醒來。三位女性的人設雖然並不完美,但也正是這些瑕疵讓她們更加親切、接地氣,並讓不少女性觀眾感同身受。

  《誰說我結不了婚》沒有為了彰顯女性覺醒,而忽視當下女性遇到的現實困境。首當其沖的就是無處不在的年齡壓力,以及背后潛藏的歧視。程璐因為沒結婚而被行業內質疑是否有資格創作婚戀情感題材作品,田蕾未婚未育的身份也成為她職場上升的隱形玻璃天花板。

  更為扎心的是,這種情況實際上是被絕大多數人接受、並視作理所應當的,甚至很多女性本身也渾然不覺。《誰說我結不了婚》則敏銳而犀利地捕捉到了這種都市社會中的焦慮感和浮躁感,並結合了當下中國人的真情實感,以比時代快半步的領先身位,直指背后的深層次原因,兼顧了公序良俗和社會普遍認知,讓觀眾能夠有所啟發。

  打破標簽化簡單定義 性別對等坦誠對話

  作為一部展現當下輕熟女群像的都市劇,《誰說我結不了婚》的女性題材屬性可謂自帶標簽感,但隨著劇情的不斷推進。很多觀眾發現,劇集並不會為了討好女性觀眾而一味打壓男性視角和觀點。相反,以潘粵明飾演的社會心理學教授魏書作為“反對派”代表,其男性觀點的引入,平衡了劇集在價值觀方面的性別色彩。

  比如程璐稍顯幼稚的少女感,丁詩雅抓住不放的自我催眠,都需要第三方的角度來戳穿刺破。即便是業務能力上獨當一面的田蕾,當她想要真正向上突破的時候,仍要努力補齊短板,而這並不僅僅來源於她的性別,有觀眾評論“職場上哪有360°無死角的常勝將軍,田蕾這種被打敗后快速爬起來的戰士,才是女性職場打拼的真實寫照”。

  男性視角和女性視角的相互切換,以對方性別為鏡子,來照見自我,是一種更為理性客觀的表達方式。雖然劇作者放棄了更能快速收割話題點的創作捷徑,卻讓這部“非爽劇模式”的作品更為貼近真實生活。畢竟,無論愛情與婚姻,最終目的指向的都是生活,而非花哨的辯論會。不強上濾鏡,不喊口號不說教,將話題開放給兩性平衡討論,也從側面展現了創作者的把控能力。

  順勢而作價值引領 拒絕隨波逐流

  晚婚已經日益成為當今中國、甚至全世界的普遍現象,人們對愛情與婚姻的期待和需求越來越高,但因愛而婚,還是為婚而婚?愛情和婚姻中是否可以談談物質條件。這些犀利話題,劇中都沒有回避。《誰說我結不了婚》不是瑪麗蘇的言情偶像劇,也不是柴米油鹽的倫理生活劇,它引發了一種良性探討,並從三位女主角的情感和職場軌跡中,試圖找到女性在經濟獨立、情感自立的基礎上,如何實現成長與治愈,並傳遞正能量的人生觀和婚戀觀。

  很多觀眾注意到,《誰說我結不了婚》並沒有設置“白馬王子憑空解救”和“編劇神助攻”的劇情,而女主角們的人生也從來沒有“躺贏”一說。從某種程度上說,正是因為女主們分別面臨了事業上的“職場天花板”,才讓她們對情感世界的敏感度陡然上升,而女性覺醒和強大的根源恰恰來自於對“自救”的認可和接受,這也是《誰說我結不了婚》中沒有勾心斗角與權謀計算,拒絕各個群體間相互妖魔化的創作基礎。

相关文章